当前位置:首 页-->其他资讯
  • 完善博物馆理事会,加强博物馆自主发展能力
  • 作者:研究部  发布时间:2018-7-9  已被阅读:203次
  • 来源:百度搜索      作者:宋向光

        近年来,以博物馆理事会制度建设为突破口,我国博物馆法人治理结构改革拉开序幕。理事会是集体管理机构,以集体负责形式执行领导决策权力,是组织内部最高权力机构。当代公共博物馆属于非营利组织,其举办者或是政府、企业、社会组织,或是公众个人,其直接受益者是非特定的公众。以理事会作为博物馆法人治理的决策机构,是为了保证博物馆坚持组织的社会公共
    目标,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保持博物馆的健康状态。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博物馆作为文物系统的事业性机构,履行着文物保护、研究、展示和教育的职能,博物馆承担着为公众提供社会教育和健康休闲的责任。改革开放后,博物馆的社会影响愈加增强,博物馆与社会发展的关系更为密切,博物馆促进区域经济发展和提升生活质量的作用更为显著,这吸引了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到博物馆的建设中,博物馆由政府主办的一统天下状态被打破,新进入博物馆领域的社会力量则希望政府给予他们同等的财政和基础设施建设支持。博物馆理事会管理模式的建设和完善,有助于我国公共管理体制的完善,有利于博物馆事业社会化、专业化的建设,有助于社会公众对博物馆事业的监督。
        有人说,理事会是“舶来品”,这是误解。应该说,理事会是现代博物馆组织管理的应时而举。首先,我国政府大力推进事业法人机构的变革,改革目标是加强事业组织法人自主决策权,激励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社会公益与社会福利事业,提高社会服务质量,满足社会发展对相关社会服务的需求。其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博物馆举办者身份呈现多样化,既有中央政府部门,也有各级政府博物馆行政主管部门;既有企业法人,也有社会团体法人,更有公民个人,由于所属部门或系统管理模式的不同,也影响到博物馆自身管理体制,影响到博物馆行业的规范化和专业化。再次,当代博物馆更关心观众需求的满足,更认真倾听观众的诉求,博物馆决策过程更重视公众的建议与评价,以期让更多公众了解博物馆,主动利用博物馆公共资源,更大限度实现博物馆的社会效益,也可以获得更多的社会支持与赞助。理事会通常是由代表博物馆利益相关方的代表组成,一些博物馆的理事会成员还包括社会各阶层、各领域的代表,理事会成员作为公众代表履行对博物馆社会公共资产的托管责任,维护公众的文化权益,保障广大公众利用博物馆公共资产促进社会发展意愿的实现,运用博物馆增进社会福利,提高公众的文化生活质量。理事会对公众负责,对博物馆事业发展负责,是公众参与博物馆管理的有效途径。同时,理事会管理模式将决策与日常事务性管理区分开,有助于决策者关注博物馆的发展大计,避免利益的干扰。决策层专注于组织的社会公益性质和组织的社会目标,更加关注组织的社会资源保障状况,监督组织实施实现其社会责任的活动,监督组织社会资源的使用效率及效益,积极营造有利于组织发展的外部环境。
        2015年3月20日,我国的《博物馆条例》正式实施。自此,以理事会制度为核心的博物馆法人治理结构改革进入快车道。云南省博物馆率先试点,其后广东省博物馆、河南博物院、湖南省博物馆等省级大馆,以及宁波博物馆、中国港口博物馆、鸦片战争博物馆、威海市博物馆等市县博物馆相继成立理事会。这些博物馆的理事会成员包括举办者代表、博物馆管理层及员工代表和社会人士代表,理事会主要职责是确保博物馆社会公益属性,制定并监督博物馆章程的实施,广泛吸引社会力量参与社会公益事业。理事会的主要任务是决策与监督,主持制定并审议批准博物馆章程及博物馆主要业务活动原则,制定并批准博物馆规划,听取博物馆管理层对年度工作计划的执行情况,决定博物馆主要人员的聘用,决定博物馆工作人员的薪酬和激励方法等。从目前博物馆理事会试点单位情况看,我国博物馆理事会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和过渡期特点。这体现在理事会成员构成上,即博物馆馆长是理事会当然成员,这可能是考虑到馆长熟悉博物馆运营情况,对博物馆发展考虑较多,馆长进入理事会,有利于馆长与理事会成员的交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理事会对博物馆发展和具体项目的决定。但这样的人事安排使得决策层与管理层的人员有交集,各自职责权限没有清晰的区分,且理事会其他成员可能因馆长同为理事,而影响个人判断的客观公正。其次,理事会负责的事务性业务还是很多,《宁波博物馆章程》规定的理事会职权达20项之多,如审议年度工作计划、年度财务预决算、任免馆长及部室负责人等。理事会对事务性业务的介入,会牵扯理事的精力,影响其对大政方针的思考,同时,一些理事对博物馆事务性工作并不熟悉,这也会影响他们对相关人员是否胜任的判断。
        我国博物馆理事会管理模式尚在起步探索阶段,与我国现行社会组织管理、人事、财务、税收等领域的规定还有一些需协调的地方,但我们要看准事业单位法人治理结构的大方向,认清改革的目标,抓大事,根据本行业本单位具体情况进行微调,真正让博物馆理事会发挥促进保障博物馆事业健康发展的积极作用。理事会是决策机构,应重点关注与博物馆存在及发展相关重大事项的决策,加强博物馆制度建设和专业化建设,同时应加强自身建设,提高决策能力与水平。理事会要对与博物馆有关的利益相关方负责,对支持博物馆发展的社会组织及个人负责,对社会公众负责,同时要对我们的子孙后代负责。理事会要重视“博物馆章程”这一纲领性文件的制定和修订,“博物馆章程”是博物馆自主管理的制度基础,是评价博物馆重大业务活动的基本标准,是评估博物馆社会服务效益的基本标杆,是博物馆争取社会支持的重要文件,也是理事会对博物馆管理层问责的依据。理事会要根据“博物馆章程”,督导博物馆管理层制定博物馆基础业务指导原则和业务规范,制定博物馆收藏原则和藏品注销原则,制定博物馆公共服务原则。
        “打铁先要自身硬”,理事会要切实做好理事会自我治理,制定理事会工作章程,制定理事会会议制度及议事规则,制定理事会会议记录管理及开放查阅制度,制定理事标准、遴选办法和管理办法,提高理事会的工作效率,维护理事会公信力。理事会要做好理事教育,帮助新任理事尽快了解博物馆运营状况,熟悉博物馆主要管理人员,了解博物馆发展规划,了解博物馆业务运行状况,了解理事应承担的议事决策责任及工作程序,积极参与理事会活动,鼓励理事为博物馆发展提供经费、收藏、知识等方面的支持。同时要教育理事自觉遵守博物馆职业道德,自觉避免可能对博物馆社会公益属性造成损害的行为。(中国电影博物馆《影博·影响》2016年1期(总第97期),p24)
     

     
  • 博物馆概况 | 常设展览 | 市博收藏 | 本馆资讯 | 文博集萃 | 访问[5547593]人次
  • Copyright(c)2009-2016:Kmmusenm.com 2016 昆明市博物馆   地 址:云南省昆明市拓东路93号
  • 滇公网安备:53011102000142号  备案:滇ICP备09004979号  云南网警 网络报警
  • 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