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馆内资讯
  • 烽火岁月的动人旋律——记杨阳先生捐赠飞虎队钢琴和他讲述的父母故事
  • 作者:典藏部  发布时间:2024-5-15  已被阅读:205次
  •     2024年4月18日,一位老者找到昆明市博物馆典藏部,希望将家里收藏的其母留下的一台老钢琴捐赠给博物馆。

    飞虎队钢琴的捐赠者:杨阳夫妇

        典藏部依照惯例询问对方关于捐赠物件的来源及相关信息,详细沟通后方知,捐赠者名叫杨阳,他的父亲是杨夫戎,母亲是司徒怀,两位都是云南早期的地下党,为解放云南作出了突出贡献。1949年12月9日,飘扬在昆明市五华山上和大街上鲜红的五星红旗就是其母司徒怀组织妇女干部们、学生们制作的。

    司徒怀使用过的飞虎队钢琴

        抗日战争爆发后,司徒怀积极地投身于全国各地的抗日活动,掩护中共地下党省委市委领导在昆明开会、碰头。她公开的职业是钢琴教师。1945年8月,日本投降,飞虎队陆续离开昆明,司徒怀时任昆明粹刚小学教务主任及音乐教师,捐赠给我馆的这台钢琴就是她向撤离昆明的飞虎队收购的。她利用这台钢琴,一边白天在家里教学生,一边晚上自己练琴,也是这台钢琴陪伴她在白色恐怖中、无数次焦急地等待外出执行任务的丈夫。

    司徒怀使用过的飞虎队钢琴局部照(音板)

        烽火早已散去,屋檐下、灯火里的百姓家却依然珍藏着那段岁月里最动人的故事,百听不厌、历久弥新。

        附:捐赠者书写的文物故事

     
    飞 虎 队 的 钢 琴
    杨阳

        一张七十七年前我母亲和她的几十个钢琴学生的合影,还有那台天蓝色在我们家几十年的小钢琴,给我们带来了多少的珍贵回忆和思念。

    司徒怀与钢琴学生的合影(第三排右一为司徒怀)

        解放前,我父亲杨夫戎,为当时中国共产党昆明地下党市委的成员之一,而父母的家成为地下党市委秘密开会、活动的地点。母亲司徒怀,抗日战争前是上海国立音乐院钢琴专业的学生,抗日战争爆发后,她离开了学校,在全国各地积极地投身抗日活动。后成为在昆明市掩护中共地下党省、市委领导开会、安排有关事宜的人员。她的公开职业是钢琴教师,以及其他身份。这段时间她拥有三台钢琴,两台放在学校里,一台放在家里,都是作为钢琴教学和供学生练钢琴使用。而这台小钢琴,是妈妈在当年的粹刚小学任教务主任及音乐教师之职时,1945年8月日本投降以后,飞虎队撤退后留下来收购的。妈妈利用这台钢琴,一边白天在家里教学生,一边晚上自己练琴,把肖邦的《谐谑曲》练熟,同时焦急地等待着,在白色恐怖中,冒着种种危险,辛辛苦苦外出工作的父亲。

    司徒怀书写于合影背面的文字:钢琴学生茶话会,
    于金委员公馆,尚有一部份学生缺席未到。
    一九四七年七月十一日于昆明(三姐)

        1949年,经党组织的安排,妈妈担任了中华小学的校长。为了给地下党组织筹备活动经费,父母把其余的钢琴卖掉,所得的十几两金子,全部交给了党组织,作为活动经费。昆明即将和平解放前夕,各种斗争十分复杂、艰巨。1949年10月,妈妈根据地下党组织的指示,组织领导进步的妇女干部们、学生们等,在家中,在中华小学,制作了几百面五星红旗。昆明和平解放的那一天清晨,1949年12月9日,五星红旗高高地飘扬在昆明市五华山上和昆明市的大街上。解放后,妈妈见到了云南省的首任省委领导陈庚将军,说起钢琴,妈妈认为应该发展中国的民族音乐和乐器。陈庚将军则风趣地说:“钢琴好啊,我们解放云南,就是为了解放你的钢琴!”
        这台小钢琴,从严格意义上说不是钢琴的钢琴,因为它的音板不是钢板,而是木质的。虽然它的音量不是那么宏亮,但音色却柔和、优美、动听。它是我们四兄妹从小学习钢琴的忠实伴侣,也是我们做作业的课桌,同时更是在最艰难的时光,无私无畏地带给我们全家一丝丝慰藉、希望和烛光的朋友、也是我女儿司徒杨薇孩童时学钢琴的开端。它见证和经历了父母亲相识、相爱、结合,以及我们全家三代人几十年来在风风雨雨中的跌宕起伏,同时它也因为多次辗转颠簸,被留下了遍体的伤痕,现在几乎不可能再为我们献出美妙的音乐。
        但现在我们只要一看见它,就会感觉到它又在娓娓地向我们诉说它所经历的,从乘飞机离开美国开始到中国时的一幕幕......
        2006年,昆明电视台的两位年轻记者,带着录像机,到我家里采访我所知道的关于美国飞虎队的情况。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时,曾多次派飞机轰炸昆明,妄图切断外界与中国的联系。昆明作为抗战全面爆发后的大后方,聚集了大量的从沦陷地区撤退过来的机关、学校、银行、企业等,同时又是最重要战略基地之一,滇越铁路和滇缅公路是当时中国和国际联系的两条重要的交通线。抗战期间,从1938年到1944年,日机轰炸昆明及附近地区共142次,伤亡一万一千多人,死亡一千多人。很不幸的是,我妻子王坚的外公,就是死于日本飞机对于昆明的轰炸中。到1941年底,美国空军志愿队,也就是飞虎队来到昆明,云南的防空形势得到扭转。1942年日机轰炸仅10次,1945年昆明上空就再也没出现过敌机。父亲曾报考巫家坝飞虎队英文打字员,被录取在营房建筑部门工作,直到飞虎队撤离。我记得当时曾对记者说,现在还活着的老昆明人,以及他们的后代,都应该牢牢地记住当年来昆明的飞虎队,牢牢地记住为中国人打日本侵略者而牺牲的飞虎队的飞行员们。

     
        飞虎队的钢琴捐赠者:杨阳 司徒杨薇 司徒阳 杨静 
    2024年5月       

    END
     
    图文供稿 | 廖红梅、柏萍、杨阳
    网络技术 | 秦惟跃
    初审 | 杨宏伟、李晓帆、廖红梅
    终审 | 陈   浩


  • 博物馆概况 | 常设展览 | 市博收藏 | 本馆资讯 | 文博集萃 | 访问[51395015]人次
  • Copyright(c)2009-2016:Kmmusenm.com 2016 昆明市博物馆   地 址:云南省昆明市拓东路93号
  • 滇公网安备:53011102000142号  备案:滇ICP备09004979号-1  云南网警 网络报警
  • 关注官方微信